人间四月春光再明媚-黄春明特展

人间四月|华沙的春天

(转自微信订阅号:清水煮萝卜)

作为一个不懂波兰语的新Varsavian(华沙人),好像要理解这个都市的一个好措施是!去粉那些在华沙生活的外国人。3月尾的最后一个礼拜,一个国际机构驻华沙负责人在推特上贴出一张照片,看,我办公室窗外的垂柳已经抽芽了。这个帖子刹时获赞无数,“华沙人”们都为华沙的春天到来而欢呼。

华沙的春灵活的是到来了,周末的气候也特殊的好。在踏入四月的第一天,在都市的每一个角落,积累了一个冬天的能量突然就发作出来。想想几天前还在为添御寒衣服而发愁,一下子就转换到了衬衣模式,真是不可思议。

不停以为,草木这种生命形态与我们相比并没有什么差异,人类与它们只不外是在差别的频道罢了,它们有自己的生存方法,也有自己的语言。但是在看待春天这件事上,它们与我们都一样的如饥似渴。

这种漂亮的花朵就是传说中的藏红花,它们的花蕊价比黄金。低头去照相的时间,才留意到它们真的在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药香。想起几个月前,到了一趟迪拜,迪拜的同事带着我们穿街过巷购置来自伊朗的藏红花,香料店里传出的正是这种浓郁的味道。

一位荷兰驻波兰的农业顾问在推特上推送!了荷兰郁金香在华沙展出的消息,于是趁着春光大好,坐上180路公共汽车直奔展出地“夏宫”。华沙人非常热爱鲜花,尤其是在寒冷的冬天里,大街的转角就经常看到鲜花档,来自荷兰的种种鲜花每每就是此中主角。

夏宫就是炎天的皇宫,听同事们说过,这是炎天的一个好行止,没想到在春天也自有它的魅力。树林下,寂静的湖边鲜花盛开,并不在乎少了一些热闹。

夏宫的一角,远处的一丛是玉堂春,树上满满的是粉色的花蕾,预计在下一个周末就会盛开,到时又会是另一番景象。

庭院内里,树叶还没有长出来,妖冶的春光恰好透过树枝照到湖边水榭的红砖墙上,古老的修建显得娴静而有魅力。

春天偶然候是很让人伤感的一个季候,优美的总是物事急忙而来,急忙而去。但得偷闲半天,在树林湖边一隅,消磨春光,倍感从容。

人们总说春江水暖鸭先知。在我们院子旁边有一公园,内里的池塘就有许多鸭子,它们实在就不停留守在隆冬里,以是在等候春天的步队里,它们拿到了最早的号牌。

一头不知是野生还是别人放养的小鹿在清闲地吃草。这是在瓦津基公园,中国人由于公园内里的肖邦塑像而習慣叫它肖邦公园,有一位同事告诉我,瓦津基应该是澡堂的意思。

我最感爱好的是公园内里有两座中国的亭子。也是有同事告诉我,从前的公园曾有一条闻名的中国大道,这两座亭子正是为了恢复这段历史而设。年初,曾经见过华沙大雪的一组照片,此中就有瓦津基公园里独立雪中的中国亭子,非常感人。

公园里生活中许多小动物,有鸭子、鸳鸯、红松鼠等等,公园门口就有人专门贩卖小坚果和果仁,供游客喂养动物。在一处芦苇边上,一只黑色的水鸟筑起了新巢,正在呼唤生命朋友。它的啼声也吸引了一位观鸟的拍照者。

老城广场的下午,人们悄悄地晒着阳光。广场中央竖着华沙的标记雕塑“尤物鱼“,听说华沙的尤物鱼长着鲤鱼的尾巴。4月1日恰好是西方愚人节,本地媒体发了一张图片新消息,说为了怀念维斯瓦河,“尤物鱼“手里拿着的佩剑变成了船桨,我是真信了......

大街上传来一阵低沉有力的引擎声,一辆敞篷跑车在十字路口红灯前嘎然停下。春光里,真是华服香车出行时。

华沙人很热爱运动,自行车与慢跑的人特殊多。当我自己在畅想炎天是否要在维斯瓦河滨快走的时间,华沙人已经跑在了春天的路上。在这个短暂的季候里,全部的工具都很优美,全部的工具都在急忙而过,最好的留住它们的措施应该就是与它们一同跑起来。

推特春光明媚

在最漂亮故乡宜兰,黄春明领导子弟兵深耕艺文,致力在地社区营造、戏剧编导及文学推广,数十年未曾歇止。连续2011年「春灼烁媚艺文展-本年!兰阳第一季·黄春明」,以一位文学作家的社会实践为角度,除了差别时期的文学着作和手稿,深入在各个范畴有良好贡献。本次特展以「文学之路」、「乡土记忆!」与「艺术传承」三大主题出现,聚焦黄春明对乡土记忆、生命关怀的激情亲切,展示其关注宜兰在地社区发展,积极推动传统文化保存等结果,并连续将这份对地皮的关怀转化为差别的艺术情势,以「春光再妖冶」为名,让您看见这一片由艺文交错的漂亮宜兰平原版图。

特殊声明: 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看法,不代表 新浪网看法或态度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别的问题请于作品!公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。
Sina.cn(京ICP0000007) 2021-04-02 09:09

本文网址: https://www.4008140202.com/pp/202134164832_2554_637156110/home

推荐阅读

tags

最新发布